当前位置:主页 >> 房产项目

深夜代笔人第章结束与开始营养

2021-01-15 来源:

深夜代笔人 第48章 结束与开始

“欧元突破临近1.34;中国公布进出口贸易数据优良穷奇,我也等你好久了。”重明鸟走到我前方说,和穷奇的体型比起来,重明鸟袖珍太多。

“你竟然这么快就逃出来了,”穷奇的声音回荡在四周,它的眼神转移到宗安身上,“原来是宗家的小子过去了,我就说你怎么能这么快就打破吴家的结界,重明鸟,没想到有一天你也会依靠人类的力量。”

“偶尔依靠一下也无所谓吧,”重明鸟说,“倒是你,竟然想利用小妖和吴家除掉宗安,你是有多害怕他,连面对面都不敢吗?”

“怕?别开玩笑了,我怎么会害怕这种随便就被妖怪咬伤肩膀的除妖人,”穷奇迈开步伐向我们走来,我的手心和额头开始出汗,“我好不容易从山上逃出来,肚子都饿扁了,把除妖人和妖怪都处理掉我才好安心吃人,A市的人足够我吃好几天,顺带能把宗安这个麻烦除掉也不错,他总跟着我烦死了,不过在这个过程中确实发现了一些有趣的事情,比如站在你身边那个叫叶克的小子,闻起来真是美味之极。”它舔了舔嘴唇,“这么善良热心还有强大妖气的人,我已经很多年没见过了,真怀念呀,吃了肯定大补,而且...”

“你不敢吃他吧,”宗安突然插嘴说,“你要是真想吃他,叶克早就是你的腹中之物了,还等到今天?怕是放你出来的人不让你吃吧。”

“呵,所以说我真的讨厌你这种人,”穷奇说,“原本我挺喜欢你身上的残忍和冷漠无情,你不择手段的样子也让我很欣赏,我甚至都有那么点想投靠你的意思了,”它加快了速度,离我们越来越近了,“可你心底残存的善意太干净,谁知道你哪天就被那点善意吞噬了,你这种亦正亦邪的家伙最讨厌了,让我吃也不是,爱也不是。”

果然就像宗安和重明鸟所说,穷奇是个聪明而奇怪的妖怪,它强大无比却善用计谋,对坏人俯首称臣,对好人却毫不留情,光惩善扬恶这一点已经够奇怪了,更奇怪的是,它明明可以凭借自己的力量在世界上逍遥自在,可它又偏偏会听从人类的话,不知道打破穷奇封印的那个人究竟是谁,肯定不是什么好惹的家伙。

“不废话了,”重明鸟已经展开翅膀飞向天空,眼眸闪着亮光,“任凭你说什么,都骗不过我的眼睛,你做这一切的最终目的都只是为了测试叶克的能力而已,但一切都结束了,宗安没死,叶克没有逃脱,我也成功从吴家出来,我们联合在一起,穷奇,你没有胜算。”重明鸟抖动翅膀的过程中不断有羽毛落下来,羽毛所落之处,花草重新恢复生机,昏迷的妖怪也逐渐睁开眼睛,这些小妖们看到重明鸟无一不紧张的低下头叩首,好像在认罪一样,重明鸟却没有时间去顾及这些小妖,它直直的冲着穷奇飞过去。

“那个叫叶克的小子启动了你的七日羽吧,”穷奇面对来势汹汹的重明鸟,丝毫没有紧张的样子,还在悠然自得的边走边说话,“你也是有趣,怎么就会把七日羽交给这种手无寸铁的人,相比之下另外两位除妖人不是更好。”

“因为至善之人才能发挥出七日羽最大的能力,”重明鸟越飞越高,可是翅膀上的羽毛已经掉落的所剩无几,远看过去就像一只冰鲜的白斩鸡,“当年也是至善之人拿起七日羽才封印了你,你不会这么快就忘了吧。”

“今日非昨日,”穷奇停止前进,身上的刺都立起来,在原地做出防御的样子,“一个完全没有除妖经验的至善之人并没有什么用,但有了法术加持的穷奇可不仅仅是往日的穷奇。”话音刚落,穷奇身上的刺发出幽蓝的光,它的后背逐渐长出两个巨大的翅膀,原本像牛一样的头部也开始变化,等那蓝色的光消失以后,穷奇已经不是刚才的穷奇,它变成了一只长着巨大翅膀的老虎,全身布满卷曲的深蓝色花纹,翅膀里好像有蓝色火焰流动一般。

“原来的我害怕你是因为我没有办法飞上天空,”穷奇对重明鸟说,“但现在不一样了,就算你力大无穷,可同样在天空中,还不一定谁更厉害。”

我和看神话故事一样的呆站在原地,袖珍小巧的重明鸟,和庞大健壮的穷奇,感觉就像要把白斩鸡送到老虎口中。

“还真让重明鸟说准了,”鹿可说,拿出包中的锁链,一圈圈环绕在胳膊上,“这一下子看到了传说中的神兽和凶兽,是不是可以在我的除妖人成就上记载一笔。”

“那地震时被震垮的房子埋了半个多小时。获救时样你会和我一样被其他除妖人嫉恨的,”宗安用血在贴着符纸的罐子底部画了三个同心圆,指着不远处的紫荆庭院,“宗家人多势众都快扛不住了,鹿家还是低调些吧,人心有时候比妖怪还狠毒。”

“我看你对其他除妖人家族也并不手软吗,听说那个吴家都快揭不开锅了。”鹿可又从包里拿出两副眼镜,看着很高科技的样子,她把其中一副递给宗安,“你也把这个眼镜戴上吧,史料上记载穷奇和重明鸟的速度都很快,你一会儿离他们那么近,这个能看的更清楚。”

“吴家不配当除妖人,和妖怪联合陷害人类,就算我不来到A市抢他们的饭碗,这样的家族也长久不了。”宗安推开鹿可递给他的眼镜,“我不用这种东西,”他说,“这两个家伙的妖气这么有特点,闭着眼睛我都知道它们在哪儿,对吧,叶克。”

我点点头,的确,重明鸟和穷奇的妖气一正一邪,一善一恶,一个可靠而友善,一个危险而凶残,相同的是,它们都一样强大,让我在很远的地方就能感知到。

“我能做点什么?”我问道。

“重明鸟不是说了吗,你就负责拿着黑色羽毛就好。”鹿可回答。

不久前,在从吴家庭院来到鱼叽的路上,重明鸟给我们说,它用看到未来的眼睛6月7日得知,穷奇已经获得了很强大的力量,如虎添翼的穷奇已经不是原来那个重明鸟轻易能解决的妖怪了。

“我需要你们三人的帮助,”重明鸟说,“那个小姑娘,我看你挺敏捷的,在我和穷奇对战的时候,你就想办法控制住它。”鹿可点点头。

“宗安,你和小姑娘配合着,封印的事情,宗家的首领应该比我在行。”重明鸟似乎对宗安的能力非常放心,“最后,叶克,你只需要做一件事,拿好黑色的羽毛,不要松手,也不要让自己受伤。”它目光炯炯,“黑色羽毛是你和我之间沟通的媒介,也是力量的源头,打倒穷奇需要善良的力量,你就是这力量的来源。”

回想着重明鸟的话,我还是有些不甘心,没错,比起宗安和鹿可,我确实算得上对妖怪一无所知,也没有什么经验,但就这么呆呆的拿个羽毛站着看他们努力,我怎么都觉得不舒服。

“觉得自己特没用吧。”宗安说,“你还是考虑考虑成为除妖人,不然下一次,你还是只能呆看着而已,看着我们守护想要守护的东西,而你什么都做不了。”

“……肯定还有别的办法。”即使我心里也不知道还有什么办法能对抗这一次次的危险。

“没事儿,你慢慢想,来得及。”宗安不知道从哪里变出来一长串画满符号的木牌,“很久没有用过这个招数了,”他脸上的表情似笑非笑,“这个封印一旦打开,穷奇造成的骚乱就结束了。”说罢,他跟着鹿可一起朝着重明鸟和穷奇的方向走去。

站在原地的我紧紧握着黑色的羽毛,我能感觉到羽毛微微上升的温度,等封印了穷奇,我就能回到店里,继续正常而平淡的生活了。

可心里却总有一种潜在的不安一遍一遍的告诉我,这一次的事情,可能只是个开始。

太原治疗白癜风好方法
广州包皮过长治疗费用多少钱
通辽牛皮癣治疗费用
友情链接
昆明房产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