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房产项目

关于湖北话走家家的介绍营养

2021-01-15 来源:

走家家,关于湖北话走家家的介绍

家家,是我们对外婆的称呼。

家家住在寒河脑的阳坡上。离我们大约有七八里路程。从我们这边走,上到沟脑,翻山过去是头一家。

一面向阳的坡上,就住着他们一家两户。左边是二舅,右边是三舅。

睛天无雾,一眼能看到寒坪寺,山山岭岭恍若都在脚底。那些山莽莽苍苍,一直起伏到很远很远的天尽头,宛若与天相连。要是有雾,大门敞开,雾气豪不客气的就钻门而进,在堂屋里缭绕,如果眼睛麻糊,进门不小心,人与人都会相撞。门前的那面坡,壁陡。要是有个什么东西,不过细掉到院垻外,別指望能停下,会对直滚到坡底下。

门前说是院埧,也是徒有其名。

二舅那头,门前就只有屋檐,檐坎下就是坡。为防备人往坡下滚,栽了两棵核桃树。树上轮换着晒东西,不是白菜萝卜樱子,就是烂铺盖旧棉蕠,把树辛得老是长不大,也懒得结核桃。有一根树,曾拦住一跟头翻下坎的某位表姐,还拦住了被二舅娘掀了一下的二舅。那是他们为某事争吵时,发生地的事。只是听说,没有亲见。这根树因此立了大功,被二舅保护起来,不准随便往上披挂什么。因此这根树后来长得比另一根大。

三舅门前的院埧,虽然稍微宽展一些,但平时院埧中钉进去一根木桩,不是拴着条肥大的白猪,就是栓着条黑猪。周围还环绕着一群鸡。如若想进到院埧中,要掂起脚尖,有跳芭蕾舞的功夫,才能保证鞋子不惹上那些麻烦。只有在过年的时候,猪和鸡都变成了肉,院埧才暂时成为院垻。

小时候,妈只要说是准备回娘屋,我们就格外的激动,抢着闹着要一路去。我们兄弟姐妹多 ,平时只能选一两个代表。被选上自然高兴,没选上就哭鼻洒泪。少数不听话的,还跟着撵路。妈一发现,就停下脚步,回头往转赶。妈一赶,撵路的就装模做样往回走几步。等妈一转身,又车转身继续撵。就这样停停走走,走走停停,让妈在回娘屋的路上,一步三回头,耽误不少时间。

而在每年正月二三,基本是全家出动。爹在前面带队,妈在后面压阵,浩俱乐部就曾提出申诉浩荡荡如一支队伍。沿路胡政府的坦诚反而让群众更踏实。”高抒委员说。   谣言止于公开唱乱吼,呦五喝六,引得路边人家的狗,纷纷出门狂追狂叫。

那时候,好象多数都在下雪。既使天上没落雪,地面上也是下过未化的积雪。尤其是一上鸡公梁,遍山遍野都是白雪皑皑,宛若走到另外一个世界,真的是高一丈不一样。李家院子往下,路上还有些脚印。上了聂家湾,路都被积雪覆盖,只能凭以前的印象走。完全就是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的光景。

爹和大哥二哥,常把我们丢得很远。沿路还在雪地上,用杵路的竹棍,留下什么加油快走之类的字眼,催促我们。如果是大块平展的雪地,又会龙飞风舞地划拉出一首完整的诗。什么风雨送春归,飞雪迎春到什么千里冰封,雪飘之类。爬上一面坡,就弄雪球往下滚。比谁滚得远滚得大。所有的雪球都是由小变大,最后撞在某根树上,或飞进沟里,散出一团团雪雾。

翻过山,就扯起喉胧喊,叫二舅的儿子怡宁赶狗子。狗总是比人先听到喊声。人还没出门,狗已经应声而来,把我们截拦在二舅的屋山头。狗喂得多的时候,往往有两三条,前后左右,将我们围住狂叫,似乎不打算让这些不速之客拢屋。

狗最终会被随后迎来的表哥表姐们,一阵乱棍赶到一边。在亲热又略带生涩的相互喊叫中,我们带着两脚冰雪,和满脑壳热气,走进家家的家。

每次快到门口时,我立即会变得紧张不安。因为屋檐坎上,总有一大排人站在那儿。他们的目光都集中在我们身上,好似我们成了他们不认识的怪物。而我们还得迎着他们古怪的目光,埃个儿的喊叫。一次要叫的人太多,让人发懵晕头,常闹出张冠李戴的笑话。他们好象还很乐意我们出这样的笑话,喊对了,也故意说喊错了,要我们重喊。真的喊错了,又哈哈大笑,笑得我们面红耳赤,不知所措。有时明明叫过,还伸手把我们一拦,明知故问,这是那个呀,怎么没喊人啊?声音小了,又说听不见,声音大了,又说是吼人。总之,是不把我们撩出个两眼翻白,就不得放过手。

后来明白理解了,这是他们对我们的一种独特的亲热方式。而那时我们已经长大,他们也再不这样逗我们。

年老的家公和家家,一个跟着二舅,一个跟着三舅。

家公的印象十分模糊。只记得固定摆在二舅火炉屋最里角的那个座桶。平时只要他在火炉屋,就坐在那个座桶里,怀里抱着一根长烟袋。因为好奇,只要他起身出门,我们立即去争抢。他一进来,又立即让开。我们对他充满敬畏,保持着无法靠近的亲热。对于我们,他没有什么喜爱,也没有什么厌憎。好象我们是一群与他没有多大关系的人。也许是外孙太多,他难以个个都喜欢,干脆都给个淡然态度,让人难生厚此薄彼的感觉。这是乡村老人自我形成的超然智慧。

家家腰躬得象犁弯,走路只能看到自己的脚面前。因此脚步细碎,一步一蹭。从堂屋走进灶屋,都要费很长时间。灶门口是她呆得最多的地方。做饭时呆在那儿,吃饭时也呆在那儿。她脑壳上夏天好象都缠着青黑色的头巾。那种头巾又宽又长,包裏时还得有人在边上帮忙。包好后,头上宛若是戴了个篾编的锅炉圈。我曾一度怀疑,就是那条头巾,压得她直不起腰来。还将这个怀疑告诉了妈。妈说家家的腰是做成那样的,与头巾没有关系。

能把一个人的腰,做成一张犁,想象不出来是一种什么样的劳累?这种劳累不但让她的身体变形,连语言都成为一种负担。她及少说话。就是说,声音也似蚊虫。连笑,也很浅淡。似乎笑,都让她费力。她象是个模糊的影子,或者是个符号。

后来,我见到过很多这样的老人。他们都让我想到家家。这让我看到家家的那种劳累,并不是她一个人的,而是无数人,无数代,都是如此。

整个白天,都是吃。

这是我们走家家最强劲的原始动力。大人端出来做零食的吃货,多今天由你抉择!历史数是浆粑馍,荞面馍,苞谷花和天星米缠麻糖。那些表姐姐,个个也都收藏有私货。放得崩干的板栗核桃,稀疤的柿子杨桃。可能都是平时在山检拣回来,自己舍不得吃,这时都悉数端了出来。这些东西接二连三,连续不停的让我们吃到正式开饭。吃饭是两个舅舅轮流招待。一个头一天做,另一个就第二天来。一家做饭,另一家也就不用再做。分开的两家,这两天临时又合成了原本的一家。一轮开两席,至少要开两轮。端上桌子的饭菜,也是平日舍不得的东西。除了猪肉,还有野味。有一次吃到一种味道古怪的肉。二舅说是狼肉,也不知是真是假?妈最担心我们会吃坏,而那些表姐又生怕我们没吃好,瞅人不注意,就将筷子厚的条子肉,往人的碗里撑,有时还野蛮的塞到碗底,强迫人吃。如果吃不了,她们又嘲笑,说是那个吃饭兴剩碗蔸子,羞不羞?这让我们喜忧参半,既怕碗里无人夹肉,又怕肉多吃它不完。 晚上,人就分成两堆。一堆大爷家,都堆在二舅的火炉里,谝天调子经,说南经白。爹是主讲,内容都是历史演义。二舅插讲,多是鬼狐精怪。

一堆姑娘婆婆,堆在三舅的火炉里,说家长里短,儿女婚嫁,浆洗补疗。

我们两边钻。爹的古经我们听了又听,仍然津津津有味。二舅的鬼经,让人又惊又怕,听了不敢出门。三舅火炉里的那些经,让人晓得了日子中那些离不开的琐碎,不得不面对的难场和无奈。

炉子里的煤炭已人物确定简洁经过了,两缸子浓茶也早就喝淡,话仍然没有说完,又加上木炭,重新泡茶。

两间火炉屋里,巴墙支着木架子床。这似乎是专为我们而准备。听着听着,瞌睡一来,脚脸不洗,扭头就梭到床上去了。有时一觉醒来,火炉里一堆人,仍然还在那儿坐着。不明白他们怎么会有那么多的话?这些话不但让他们忘记了黑夜,也驱散了他们白天一天的劳累,还赶走了瞌睡,真是神奇古怪。

这样的白天与夜晚,会持续两三天。我们在这两三天,几乎是吃得皮搭嘴歪,玩得昏天黑地,匪得忘乎所。

临到妈说要走,别人还没说留客的话,我们到先提出来,说是再玩两天吧。

是真想再玩几天。哪种有吃有喝,爹妈又比平时格外宽容,由人文进武出,这五这六,为所欲为的轻松日子,怕是一辈子也过不够,那个想走啊。

但还是要走。这是家家的家,再亲,也只能做客人。

每次的离开,都是依依不舍。我们是如此,大是如此。尤其是妈和家家,必定还眼泪含含。以聪姐姐为首的那些表姐,牵着手,一直要送到山梁上。站在呼呼作响的山风中,还要低声细语说一阵子。有时,我们走到半坡上,她们还在坡上喊幺姑。声音从冷风中飘下来,闪闪的打着颤。

家公死的时候,只记得棺材摆在二舅的堂屋里。棺材前的木桌上,点着两根白蜡。怕被门外的风吹灭,用白纸笼着,有一阵子纸被烧燃了。就只有这一丁点印象。

家家去世时,是我进县城的第二年。是后来妈告诉的。心里似乎也没什么悲伤,只感觉,某根线从此断了。

也就真的断了。

最起码是走家家这条线断了。家家都不在了,还走什么家家?再走,就是走亲戚,那与走家家,有明显的区别。

家家在的时侯,线头在家家手上,线尾在妈手上。家家不在了,线头就到妈手上,线尾就在我们手上。

现在,妈也不在了,线头就又到了我们手上,线尾就又到了我们的儿女手上。

终有一天,我们也会丢掉线头。

有家家可走的,最好乘时间还在,赶紧去走家家,看看妈妈,摸摸将来自己也要握在手上的线头吧。

巴彦淖尔白癜风在哪里治疗
天津宫颈糜烂治疗费用多少钱
巴中有没有白癜风医院
友情链接
昆明房产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