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房产政策

木纹九转天玄第一百五十八章心之承诺

2020-09-17 来源:

九转天玄 第一百五十八章 心之承诺

“不过,你们毕竟是杀了我手下的人,更何况墨千舞的实力还不弱,就不担心我对你们不利吗?”加坦格苏鲁接着问道,他的话语逼人,显然没有让天星他们放松的意思。

天星轻笑一声:“首先,我觉得墨千舞的为人,可以看出即使是您对他也没有几分好感,其次,您都已经说出这话来了,显然是不会为难我们。而且,你邪神加坦格苏鲁要我们的命,岂不是易如反掌吗?权当墨千舞是在战场上不幸身亡,刀剑无眼。”

这番话说得很是危险,若要无意间激怒了加坦格苏鲁,恐怕就是难逃一死的,说完这话,即使是萧月,也捏了一把汗,天星这是在赌,用自己的性命在赌啊。

“哈哈哈哈哈,好啊,好啊,很少希望经过一段时间有人真的敢对我这么说话。看得出来你们在揣度我。没错,墨千舞那个东西的确很烦人,死了也就死了吧,我惊讶的是凭借你们两个的实力,怎么可能杀了他?”

天星笑了笑:“您看,凡事都有可能性,不是吗?墨千舞虽然是实力高强,可就未必是无敌的,多谢夸奖了。”

正说着,加坦格苏鲁就带他们来到一件房子前面,淡淡的道:“一位工作人员还因此被ESPN开除。你们就住在这里吧,等到了时机我自然会来找你们的。”

天星扫了一眼那略显破旧的房屋,倒也没感觉有什么不妥,只是点头应答道:“没问题,那就不劳您费心了,我们就住在这里,挺好的。”

加坦格苏鲁也没有表示什么态度,转身走了。天星和萧月对视一眼,只好推门而入。里面的摆设很是陈旧,虽然齐全,但似乎都早已经不新,没办法,海魔族的待遇或许就是不同,能住着就不错了。天星运用自己的能量,简单的清理过之后,惬意的坐在了房间内仅有的一张卧榻上。显得很轻松,没有半点正常人觉得应该具有的戒备和恐惧。

“你就一点都不担心吗?”萧月笑着问。

天星当即答道:“有什么可以害怕的呢?既来之,则安之,反正咱们又刷不了什么把戏,就老老实实待在这儿最好不过,虽然加坦格苏鲁是海魔族的统治者,可也总该讲一点信用,到达他们这个层次的强者一般都不屑于去说谎,没什么可怕的。”

“看来你还真有信心,蓝鳞的觉醒问题上,你就真的认为加坦格苏鲁会把诸神牛怀的石像交给我们么?”萧月还是有些不太放心,从潜意识上来看,她还是有些排斥海魔族的。

天星轻笑一声:“放心吧,海龙王和龟丞相当时都跟咱们说了,加坦格苏鲁留着诸怀的血脉石像也不会有什么用处,索性不如给咱们,反正跟他约定好了,我们觉醒之后就回到大陆上去,不再参与任何海底世界的纷争,不就可以了吗?难道说他还要留我们在这里一辈子?”

“听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萧月点点头。

天星望着她,突然叹了口气:“说实在的……我们来这海底世界,真的是我拖累了你,本来你应该早些回到天罗帝国的武师殿跟家人团聚的,对不起。”

萧月连忙道:“别这么说,反正你也不是没有救过我,咱们也算是同患难了,在流沙古墓时,如果没有你,我怕也不会那么轻易的活下来,如果不是你帮忙摆脱了杀手,我的命运还不知道将会怎样呢。来到海底世界,最初的目的就是帮助蓝鳞了结事情,也不能算是浪费时间。我应该感谢你才是。”

“不要总是道谢,可以么?这样显得咱们挺生分的,我说过了,我们是伙伴,既然我们共同从流沙古墓走到了这海魔族,经历了如此多的风风雨雨,就不会放弃之前的一切,对吗?”天星沉声道。

萧月坚定的点了点头:“其实,我的第一个朋友是你。小时候我在武师堂修炼,身边的那些人无非就是想要讨好我,看中我的身份和地位,这我不是不知道,可你不一样,我知道你并不看重那些,你的个性表面很温和,但是内心里很执着。”

天星完全愣住了,他听着,示意萧月继续讲下去。

“当然,我知道你是会为执着而两肋插刀的,你是杀戮之圣柱的传承者,你能得到杀戮之圣的认可,这就已经说明了很多。我同样不看地位,因为那些都是有朝一日会失去的。我活得很累,我都在尽力与身边的每一个人保持距离,我真的很累,所有人都朝思暮想我背后的武师殿势力,你说呢?”

天星不得不点头,他在内心,也好像真的是知道了萧月这种人的苦衷。是啊,表面上她丰衣足食,修炼的条件又那么好,不管从什么方面来看都是完美的,可这个世界上没有真正的完美无缺,不论是什么人都有心里的烦恼,通过天星自己的经历来看,能够吃饱穿暖就是最好的,然而换一个角度来看,自己这种单纯的生活反而是最好的……

“你说得对,我也很理解你,按照我的经历来看,一个人只要满足了生存的基本需求,就是足够的了,我还真的没有考虑到你们心中的压力。”天星低下了头。

“我知道你的身份,那段日子是你人生中的黑暗面,对不对?跟你在一起,我们两个认识的时间虽然不短,可是很难真正聊天,这番话,我从来没有跟任何人说起过,因为我知道,只有你不会顾及地位,不顾及钱财。”萧月叹了口气,她一改往日的性格,好像变得不一样了似的。

天星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其实,你完全可以从另一方面看待这个事情,人不可能没有任何烦恼,对不对?虽然我小时候流浪街头,可现在回忆起来,却是多么难得的啊。你瞧,我是杀戮之圣柱的守护者,现在肩上已经撑了那么重的担子,我又何尝没有压力呢?说了这么多,只希望你保持平静的心态,我不想看到这样的你。”

“你为什么要对我这样……真的……”萧月喃喃道,她垂下了头。

天星没有任何犹豫,是那么的当机立断:“因为你值得。”

轰得一声,两人的意识都是一片空白,他们就这么互相望着,说不出一句话来。屋里很昏暗,两人都能够清晰的感觉到对方的心跳声,砰砰,砰砰,那么的生机勃勃,那么的富有活力。

“没什么可说的了。”天星一伸手,就将她揽在了自己的肩膀上,“你值得,我活了这十六年,接触的人不多,你是唯一一个可以让我用我所具有的一切来交换的人。”

萧月咬着自己的嘴唇,只是说不出话来。

她的脑海中,回忆起一幕幕,似乎远在回忆,又近在眼前。

当两人初见时,他们各自的青涩与任性,交情,还是由一场切磋打起来的。

当他们相聚在流沙古墓里面时,他是那么的有耐心,那么的随和,对于一个在身边的伙伴是那么的关心,遇到危险的时候,他总是第一个冲上去,撤退时,总是在后面的位置。

永远忘不了,当滚滚流沙来临的时刻,他奋力将她拉到上面去,丝毫不顾自己的安危。若不是后来运气好,说不定已经葬身在了其中。

永远忘不了,在追来的杀手剑锋无情的刺出时,他毅然横身挡住了那一招,险些身体被直接洞穿,以自己重伤的代价保佑了他们二人的生命平安。

永远忘不了,在海族的偏殿时,沐浴中无意间碰到的尴尬,以及羞恼,当时天星趴在地上的身影,怎么看怎么熟悉。

永远忘不了,在战场上的时候,他总是无意之间护着她,不管面临任何敌人都是一样的。墨千舞重伤了萧月,在天星看来,就是永远也不可饶恕的罪过,死有余辜。

永远忘不了,跟他在一起的那些时光。虽然天星这个人的幽默总会惹得萧月生气,可不论怎么说,天星,是她除了父母之外唯一可以真正信任的人。在天星面前,她不用再戴着面具,而是可以展现出自己,那种感觉,是绝无仅有的。

当蓝鳞天真的叫出“夫人”时,她的那种羞愧与薄怒,现在想起来都还有一种面颊发烫的感觉。

这……

看着那并不怎么十分完美,却始终带着平淡微笑的面庞,萧月伏在臂弯中,小声的啜泣起来。天星表现的很是镇静,只是一边轻抚着她的长发,一边喃喃道。

“你能给我一个等待的机会吗?”

能给我一个等待的机会吗!

能吗!

这一瞬间,他们都说不出话来了,就这么怔怔的坐着,萧月趴在天星的肩头,也沉默了。

天星抬起手,轻轻擦拭掉她脸上的泪水,轻声道:“让我等你,好吗?”

萧月则是一副梨花带雨:“你……真的这么想……”

天星勉强笑了笑:“你还不相信我吗?”

“我当然相信……”

“这就好,你相信我,这就足够了,我也就需要你这么一句话,好么?”


孝感牛皮癣医院那个好
山东锈石
商丘白癜风较好医院
友情链接
昆明房产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