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房产政策

汉皇刘备第一百六十三章荥阳之战四营养

2021-01-15 来源:

汉皇刘备 第一百六十三章 荥阳之战(四)<内容天天更新而且更新较多的站/p>

曹操正拔了营,率本部尾随刘备之后,排队入城。忽听得背后喊杀声动地而来,曹操回首一看,只见一条黑线如潮水般向自己涌来,曹操身子一晃,大叫一声道:“不好!徐荣!”

曹军见有敌兵莫名杀至,不由阵脚一乱。曹仁道:“主公,事急矣,速速入城。”

入城,曹操见前方刘备军还有一部在外,不由苦笑一声,道:“敌在眼前矣,如何入城?”

曹洪眼中凶光一闪,道:“主公,我来开阵,护主公杀进城去。”説完便要动手。

曹操不由脸一黑,迅速止住这个从弟,子廉啥都好,就是做事不过大脑。曹操道:“子廉,前方乃我友军,如何能杀?我为后军,若我率军冲击玄德本部,徐荣必率军趁乱入城,到时我军危矣,敖仓危矣。如今之计,只好死守,待城中玄德调整阵型,出城援我。”

众将一想,也只能如此了,城中刘备刚进去,肯定是派军占领各处仓库︾dǐng︾diǎn︾小︾説,府衙,以及绞杀敖仓守军残部,等其反应过来,派兵遣将来援,必定有一段时间。那么,这一段时间,自己就只能硬扛了。

可是,扛得住吗?看着越来越近的一大堆凉州兵,众将心头阴影重重。不过此时也顾不得许多了,四将连声喝骂着指挥卒士们布阵防御,连同一部分刘备军,也是如此。必须死守城门这一带,不能让徐荣冲乱了阵脚,不能让凉州贼杀入城中去!

徐荣带着本部精锐,排山倒海而来,杀气翻腾,黑云压城。马声狂嘶中,先是长枪直刺,然后就是连人带马直接撞了上来。曹军将士哪怕是心坚如铁,亦不禁被这侵略如火之势给震得心神动摇。

“砰”的一声巨响,马蹄踏在一人高的木盾上,后面的将士死死扛着,千多斤的重量冲击下,口鼻不禁血丝溢出,内腑震伤。

曹军也不是光挨打不还手,在空气中闪着寒光的长矛不是刺出,这个时候,已经不需要精确度了,只要刺出,必中人或马。如此数轮搏杀,阵地前抛下无数投中了24分死尸。徐荣却不顾一切,下令麾下疯狂的进攻着,撞击着。然后后面的弓箭手,一轮轮的发射着箭雨。

“快!快!他娘的,没吃饱饭吗?速速攻破曹操防线,杀入敖仓城!”

在徐荣不计伤亡的猛攻猛打下,曹操dǐng不住了。説实在的,曹操之前也就带兵打过黄巾,可那种贼寇又岂是边贼能比的。曹操此时,手段自然比不过在凉州磨砺十数年的徐荣。曹操这边阵脚稍稍一乱,徐荣就发现了,这是生死一线中培养出来的敏锐观察力。徐荣不由大喜,狂喝道:“曹操撑不住啦,哈哈哈,孩儿们努力,活捉曹操!”

“活捉曹操!”

“活捉曹操!”

一声声呐喊响彻于战场上空。曹操怒道:“吾宁死也不受辱于此辈之手!”

旁边夏侯渊就急眼了:“孟德,刘备呢,怎么还不来援!再不来这敖仓就要丢了!”

曹操苦笑道:“妙才,玄德当先入营,只怕第一条军令就是遣兵将搜捕残兵,平熄城中内乱,然后占据府库,如何能及时反应得过来……”

确实,刘备一进城,见乱兵一撮撮,要么仍在反抗,要么趁火打劫,还有些心灰意冷的死硬份子在到处放火,不禁大怒,马上就调兵遣将平熄城中内乱,然后安抚百姓。自己入驻守将府坐镇中枢。等城外喊杀声一片,亲兵来报説徐荣来袭时,外面已经交战了。

刘备知道徐荣来袭,便知道自己疏忽大意了。徐荣这家伙绝对不是从荥阳赶过来支援的,绝对是伏兵于外,抓住机会趁火打劫的。果然老奸巨滑啊,这一击,凶猛狠厉,正打在自己软肋上。自己入城了,孟德还在城外,要是孟德扛不住逃了,他就趁势引兵入城,杀自己个措手不及;要是孟德防守城7)Castle Crashers门,他就以多欺少,以强凌弱,等自己出援,只怕孟德所部也要被打残了,好手段,好心计,不愧董卓麾下名将,可惜不是同路人呐。

刘备当机立断:“来人呐,传汉升、云长,各引本部出城援助孟德,告诉他们,就是全军尽失,也一定要救下孟德!”

亲兵出去传令之后,刘备也立马起身出府,率了中军往城门疾驰而去。老曹啊,你可千万别出事啊。

城外,曹操军阵已经被徐荣所破,曹操还要死战,被夏侯惇一把拖走,道:“孟德,快走,别犯疯了。再不走,要死在这么?”

曹操无奈,拍马而走,最后看了一眼敖仓城,喃喃道:“玄德,对不住了。”

曹操与四将率了亲军营与一部精锐突围而去,剩下所部残军,各自为战,或逃或降。徐荣率军纵横砍杀,恣意而为,好不快哉。此时,一员副将把手一指,道:“将军,曹操逃了!”

徐荣一看,前方落荒而逃的,不正是曹操。徐荣心中挣扎,是一鼓作气打进敖仓和刘备厮杀一番,还是痛打落水狗,去追曹操?

只有数息,使多层住宅加设电梯的工作和限制新建无电梯多层住宅的工作同步进行。徐荣就决定了,追曹操。城中刘备兵多将广,就算是自己如今士气正锐,打起来搞不好也只是两败俱伤。而曹操已败,若能擒住曹操,嘿嘿嘿嘿。这人也素有名声,非同小可。缚了他往相国跟前一送,相国岂有不喜之理?

徐荣便道:“与我追!活捉曹操者,重重有赏!”

説完徐荣一马当先,疾驰而出,身后凉州骑一声欢呼,撒欢儿的跟着自家主帅一窝风的追击曹操去了。

等刘备率兵出城,便只见城外一片混乱血腥,而远方,徐荣所部越奔越远。黄忠还没搞明白,説道:“这怎么回事,徐荣怎么逃了?”

旁边关羽道:“不是逃,追孟德去了。”

刘备道:“留下一部人马收拾战场,伤残的自家兄弟好生安置,余部随我救援孟德!”

曹操带了人逃命,逃了一会,回头一看,我的妈呀,这徐荣怎么不打敖仓城,反而追过来了,没傻?瞬间曹操又想明白了,这徐荣是想稳吃自己呢。曹操一想,心中便恼火极了。这也太欺负人了,把老子当软杮子么?却没发现,他们慌不择路,已经越跑越偏了。

曹操对此处地形不熟,徐荣却了如指掌,于是越追越近。没多久曹操便听见徐荣后面狂放的大笑:“曹操!别跑了,投降罢!相国一定重用你,哇哈哈哈哈哈!”

曹操只作未闻,埋头策马狂奔,徐荣在后面,笑谑声不断。曹操心中如堵山般难受,正欲勒马与其一决死战,转念又想,姓徐的这家伙以言语乱我心志,不正是欲使自己转身与其斗?可别上了这家伙的当,逃罢,山不转水转。到时,哼哼。

于是手中马鞭又重了几分,谁曾想几鞭挥下,马儿痛嘶几声,竟然口吐泡沫,四蹄一软,轰然倒地。曹操翻落在地,起身细看时,却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坐骑后腿上已经中了一箭,箭簇深入肉中。曹操心中一阵伤感,这马儿,自平讨黄巾时就跟随他一起,想不到,今日却要丧命在此处。

感受到主人的目光,马儿轻嘶几声,仿佛是在回应曹操,然后硕大的马眼中,一颗眼泪滚落了下来。曹操见此,不禁大放悲声,哭道:“莫非此处便是我葬身之地么?”

旁边曹洪一把拉住,急道:“主公你説什么傻话呢,快快上马走!”

曹操神志迷糊:“我的马,我的马死啦!”

曹洪一把抱住曹操,与曹仁一起托其上了自己的坐骑,然后道:“主公,快走,徐荣迫近矣!”

曹操这才反应过来:“子廉,你没了马,你怎么办?”

曹洪道:“天下可无我,不可无主公,我自有脱身之法,主公速走!”説完一鞭抽在马股上,马儿吃惊,飞奔而走。曹洪在后,深吸一口气,疾步而走。他少年游历江湖,得人传授一种轻身提纵术,短时间内可以走得飞快,不落奔马。

徐荣在后面,越追越近,心里面却在大笑,一帮傻货,再往前面逃,就到了汴水,死路一条,看你等如何逃。

又转了两道山梁,曹操一看,傻了。前面已无路,却是一条河水。只见波涛汹涌,水光滟滟,空中沙鸥翔集,嗥声四起。阳光洒在水面上,金光闪闪,风儿吹过,水气弥漫。曹操心中低落,道:“也罢,如此江山,便是埋骨此处,又有何憾,惜无酒哉!”

又对曹仁、夏侯渊、夏侯惇三人道:“逢此乱世,我欲建不世之功业,因此请诸兄出山助我,想不到功未成而身将先死,却是我害了诸兄。”

夏侯渊道:“孟德何出此言,你我两家,世代为亲,有甚害不害的,且别説还未到最后时刻,岂能轻易言死?”

夏侯惇怒哼一声道:“有甚好説的,来一个杀一个,来一双杀一双便是了。”

远处,曹洪一身汗混杂着泥土,连滚带爬的跑了过来,他竟然没有掉队,也是奇迹。曹操见了曹洪狼狈模样,心中感慨,曹洪家赀巨富,何曾如此狼狈过,这一切,皆因自己啊。

曹操便唤道:“子廉,子廉!”

曹洪累得半死,肺都快喷火了,全身血液汞动,心脏嗵嗵嗵的狂跳,他一路狂奔,到得此处,实在是再无一丝力气,强忍着疲惫拖着身体挪到曹操这,还来不及説话,便身子一歪,倒在草丛中昏了过去。

就在此时,徐荣大军到了。

曹操目光坚定,道:“众将士,布阵,与徐贼决一死战!”

曹仁:“决一死战!”

夏侯渊:“决一死战!”

夏侯惇:“决一死战!”汉皇刘备将在官方平台上有更多新鲜内容哦,同时还有100%抽奖大礼送给大家!现在就开启,diǎn击右上方“+”号“添加朋友”,搜索公众号“qdread”并关注,速度抓紧啦!

忻州白癜风
忻州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唐山治疗男科不孕不育医院
友情链接
昆明房产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