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房产百科

木纹北宋开封府尹包公断案如神

2020-09-18 来源:

摘要:北宋开封府尹包公断案如神,传说很多案件他都是依靠其“还魂椅”来协助破案...... 北宋开封府尹包公断案如神,传说很多案件他都是依靠其“还魂椅”来协助破案。

一年夏日的一天,包公在江南办案时微服私访,夜宿当地县衙。晚上一轮明月高照,包公习惯性的在室外坐在他的“还魂椅”上乘凉并赏月,没过多久,便进入了梦乡……

睡梦中,包公随“还魂椅”到了“阴间”,时间不长,突然有一名年轻貌美却是披头散发的女子来到了他的面前:“青天大人,我有冤呵,请您明察。”包公再想细问情况,可是那女子却消失了,于是梦也醒了。

包公觉得梦中的女子死得蹊跷,便迅即叫来身边的张龙、赵虎;要求他俩速查此地过去已发生的与其梦中女子年龄相仿的有关案件。

第二天,包公听报:原来当地二十年前,在张乡吴村有一个年方十八岁的女子胡妮,于成亲后的第二天,割手腕自尽了,后来女子娘家人到其新郎熊皮家中大闹了一场。娘家人说是熊皮逼死妻子的,熊皮则说是被冤枉的,双方打官司至县衙,最后判熊皮入狱并赔款。

包公便传唤二十年前的新郎熊皮询问有关情况。熊皮一五一十地向包公回忆说明当时的情景......

成亲的那天,夜幕降临后,洞房内熊皮正要掀开新娘胡妮的红盖头,胡妮说道:“且慢,在这美好的夜晚,我俩先来对对子如何?”新娘想试一下新郎的才学。

胡妮是个才女,曾在私塾开设的一项专修功课“对课”中学过“对对子”,基本功扎实;但熊皮“对课”成绩一般,在私塾时,老师平时出了“上联”,他也有时答不出“下联”。

“好呀,可以。”碍于面子,熊皮在新娘身边坐了下来。

胡妮开玩笑说道:“那我就出上联,你对下联吧,你若对不上的话,今天晚上不准上床睡觉!”

“好呵,没问题。”熊皮似乎有把握。

“双手推开胸前月”,胡妮出了上联。

熊皮摸了摸自己的脑袋,脸胀得通红,半天却对答不上来。

“怎么样?要不再想会儿。”胡妮笑道。

熊皮沉默许久,突然站起来。气呼呼地转身离开了胡妮。

“你先睡吧,我出去了。”熊皮留下一句话后,便气呼呼地转身离开了胡妮。

胡妮正要劝阻,但熊皮没有回头,只得独自在洞房等待,心想熊皮是出门想下联去了,晚上会回家的,不会把她的玩笑话当真。

其实熊皮也是个要强之人,当晚去了邻村的表哥家过夜,次日早晨天刚亮时才回到家里。

“你在忙什么呀,怎么这大清早回家?”胡妮问道。

“我昨晚一夜未归,是我俩有言在先,我对不上你的上联,是我知识浅薄,我恨自己,现在我才想出对子下联,是‘一石击破水中天’!”熊皮回答后,便去了洗漱房。

胡妮听罢,也默不作声,独自进了新房。

可是,令熊皮没有想到,就在他正要喊胡妮吃早餐时,新婚妻子竟然与他阴阳两隔了。

包公问熊皮:“你妻子的死真的与你无关吗?”

熊皮回答说:“自己当时并无谋害或逼妻自杀之心,况且妻子胡妮自尽时他也不在新房里,而且妻子的死因他也百思不解。”

包公继续询问熊皮:“你离家出走的那天晚上,还有什么细节的事情要说的吗?”

熊皮回答:“待我再细想一下吧。”

“当晚离开胡妮后,在去表哥家的路上,我只是遇上了我小时读私塾的同学侯青,并与他说了自己与新婚妻子胡妮‘对对子’一事。”熊皮想了许久,又进行了补充。

包公说:“请你的那位同学来府,我要当面了解他的一些情况。”

不久,熊皮叫来了侯青。包公目光如炬像是审犯人似的对侯青端详了一会,开口问道:“你与熊皮是同学、朋友?”,侯青跪下答道:“我们系私塾同学,又是同乡,所以很熟。”

“熊皮的前妻胡妮你可记得?”

侯青面露惊异之色:“大人如何问这个?”也极具警示意义的光伏大事

“当年胡妮一案,我查阅了过去县衙卷宗,得知县衙已对此案作了‘自杀身亡、其夫负一定’的结语。但我觉得此种结语颇存疑问。”

侯青更是呈恐慌之色:“大人以为胡妮是他杀吗?”

“本府认为,胡妮系被人算计受害而含冤自尽。”

包公继续审理胡妮案件。他怒喝侯青:“我在‘还魂椅’上,胡妮已托梦我,想你一个平常书生,是如何用手段,对胡妮进行犯罪的,从实招来,”

侯青瘫软在地,只得如实招供事实:原来他表面也是个正人君子,早在二十年前熊皮胡妮结婚之时,他就对传说中胡妮的美貌垂涎三尺,他认为熊皮除家庭殷实外,其人才、文才都不如自己,因而胡妮是“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

那天晚上,侯青刚好在外闲逛时与迎面行色匆匆的熊皮碰了个满怀。“熊皮,你这个新郎官今晚新婚之夜怎么不在家陪新娘?”

“别说子,没面子,新娘出对子我对不上,今夜不让我上床呵。”熊皮将事情原因,胡妮所出上联的内容说了一遍。

“那你保重呵,老同学,你现在知道‘书到用时方恨少’了吧。”侯青等熊皮走后,还有一些摆摊的低收入人群、残疾人一个歹念迅即在他的心中产生并付之实施。

于是,侯青当晚子时三刻,头戴遮羞布,狡猾地敲开了胡妮的新房房门。胡妮以为熊皮不好意思才夜深回家,也没问话,便熄灯让“夫君”上了床。

侯青心中暗喜,迫不及待地与胡妮行了云雨之欢,之后再用耳语告诉了她的“对子答案”,便一直默不作声了;并于凌晨四时左右,乘胡妮熟睡之时起床溜之大吉。

胡妮第二天清晨从熊皮口中得知其一夜未归时,方才知晓之前与她一夜同床共枕的人另有其人。失身的事实才让她这位烈女子产生了轻生的念头,发生了惨剧,只是新郎不知情。

熊皮听了如梦初醒:“想不到侯青是如此这般奸淫狡诈之人,若非大人明察秋毫,我一生也洗清不了逼死新婚夫人的罪名。”

侯青懊丧地低下了自己的头:“若不是包公‘还魂椅’,此案也断不可破。”

包公怒斥道:“非也,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这鼠辈隐藏再久,也会暴露并自食恶果。此乃善恶有报,天恢恢,疏而不漏!”

从此,包公“还魂椅”助力破案的故事便在民间流传开来。

共 219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好一把“还魂椅”!好一个断案如神的包青天!文中侯青以为趁熊皮负气离家,冒名顶了熊皮的新郎身份。第二天熊皮归家,得知真相的胡妮羞愤自尽,熊皮却被冤入狱。而真正应当承担的侯青却逍遥多年,直到包青天微服至此,蒙冤多年的熊皮才得以洗雪。就想文中最后所说的善恶有报,即便再怎么精于布局,法终究不会疏漏。没有什么事情是能够瞒过所有人的,人在做,天在看。瞒得过别人也瞒不过自己,瞒不过世间公正。好一个包公断案,感谢赐稿江南!【:风惟念】

1楼文友: 17:1 :17 问好因为有你文友,期待你更多的精彩!

回复1楼文友: 17:25:11 感谢指导!遥祝夏安!

2楼文友: 17:17:2 故事很精彩,引人入胜。但是有个别别字,文中已改正。侯青这姓文中写为 候 ,但我个人印象中侯这个姓一般写为 侯 ,所以在文中一一将 候 改为 侯 。如有误,欢迎多多交流。

回复2楼文友: 17:22:4 深谢老师更正与指导!遥祝夏日安好!

楼文友: 08:5 :11 问好有你,这个案子很悬疑也很精彩! 回复 楼文友: 09:50: 6 谢文友戏说,祝夏日安好!


山东锈石大约多少钱
岳阳去哪里看白癜风
小孩脾胃虚弱吃什么
友情链接
昆明房产网